必赢 > 影视 > 金陵十三钗,浓墨重彩的大爱

原标题:金陵十三钗,浓墨重彩的大爱

浏览次数:68 时间:2019-08-29

张艺谋的电影总是相当吸引人眼球,不管何种题材,不管大腕坐镇还是新人挑梁,不管是耗资不菲还是低成本小制作,不管制作团队如何的庞大,宣传手段如何的推陈出新,单单张艺谋三个字就注定会是一场热热闹闹和轰轰烈烈的表演,戏里戏外,皆是如此。当然,并非每场奢华气派的演出之后都能收到弥足珍贵的口碑和大众认同,正所谓众口难调,褒贬不一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每次,欣赏张艺谋和张艺谋电影的人还是会一如既往地带着相当大的期待走进影院,想来在中国真正值得期待的导演和作品确实不多,凤毛麟角的几个便承载着公众齐刷刷的希望和所谓中国电影的出路。

评《金陵十三钗》

       投资6亿元人民币的《金陵十三钗》轰轰烈烈地上映了。其结果就像史上所有大片好片的命运一样,毁誉参半。除了身负巨额投资的压力和冲击奥斯卡的使命,这部电影本身还承载着多层次的思想负荷:反战,反侵略,妓女和处女,国际主义,人性复苏,消费苦难……而这其中的每一点,都足以让这部片子和张艺谋被推到舆论评价的风口浪尖。

还是回到《金陵十三钗》上,就自己看完影片的感觉来说,这部电影是张艺谋近几年来尤为出彩的作品。庞大的场面,唯美极致的情景打造,精湛的效果,延续了他的影片一贯的风格。它的出彩,在一定程度上只是普普通通的色彩搭配和持续不断的运用,所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冲击却是让人无法抵御的,即使在影片结束之后,那大片大片的色调影像还会萦绕无限,回味无穷。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红高粱》中红得发透的高粱地,映红的天空,艳红的衣裳,酒红的高粱酒,那一抹抹的红色会深深地映刻下来,没有任何的褪色;而《我的父亲母亲》中那金灿灿广阔无垠的农田,满眼金黄的树木映衬着乌黑的辫子,绿色的头绳,粉红色的大夹袄,鲜红色的围巾,清纯可人青涩唯美的形象也是挥之不去的。而这部片子在色彩上的大手笔亦是更胜一筹,发人深省。

2011年年底贺岁大片《金陵十三钗》的上映,无疑是导演张艺谋向观众们上交的又一份精彩的“作业”。自《三枪拍案惊奇》这一败笔以及《山楂树之恋》的褒贬不一后,巨额耗资的《金陵十三钗》是否能让张艺谋继续从前历史的辉煌呢?

    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部好的电影,或者是一份好的艺术作品,不应是追求众口一词的赞誉,而应像一个制作精良的万花筒,折射出大千世界和芸芸众生里不同人眼中不同的审美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首先,秦淮河畔的风尘女子,总是会让人与那些色彩斑斓,艳丽多彩的旗袍联想到一起。一袭旗袍,或气质万千,或浓烈魅惑,或风韵犹存;再搭配着浓妆艳抹,大卷的发式,婀娜的身姿,这群特殊身份的女子就这样仪态万千地走了出来。背后是熊熊燃烧着的战争硝烟,枪林弹雨,残垣断璧,一片狼藉,在烽火连天中,这样的装扮虽然显得是那么的突兀不相称,但是对于这些遭人歧视的社会最底层女子来说,或多或少是掩盖了她们内心的苍白和无助。她们精美绝伦的旗袍装束在书娟想象的那段《秦淮景》中得到了升华,同样是撩拨人心的美艳装束,在优雅的曲调中,缓缓前行的身形,举手投足之间依旧是风韵无限,让人看来却是少了几份轻浮、夸张和做作,多了几份温婉、端庄和真实。在她们含泪挺身而出,笑着要做保护女学生的大姐姐的时候,这种刚毅而温柔,雅致而庄重的气息就慢慢地弥漫开来。而秦淮女们身着学生服的样子更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那深蓝深蓝的学生服,如此的深邃,如此的静默,没有任何的张扬。在学生服背后更是一种还与本色的身份转换和心态变化,而那种本色恰恰是埋藏在心底中遥不可及的回忆和那无法实现的梦想,在那一刻,在这一身深蓝中,所有的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释放和慰藉。

名字与票房
“金陵十三钗”几字,首先让人联想到的便是红楼梦中人——金陵十二钗——十二位优秀的女子。这是一个让中国观众倍感亲切的名字,加之以印有贝尔头像的巨幅宣传海报以及“冲奥”的噱头和“低调”的点映,让全国观众顿生“2011不看金陵非好汉”的心情。所以“十三钗”冠军的票房也必然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由于这部中国电影非要去美国“冲奥”,我们当然要关注一下它的英文译名“The Flowers of War”,直译过来是“战争之花”。“战争之花”这个名字让人不禁联想起法斯宾德的《莉莉玛莲》以及威廉·怀勒的《忠勇之家》。只是法斯宾德和威廉·怀勒所体现的战争中的女性都是单数,而中国导演张艺谋却一下子涌上来十三对(还不包括前面死掉的,而且其中还有男人)。如果只看数量,我们已经打败了《莉莉玛莲》与《忠勇之家》,那么电影的本身和它想要传递给观众的信息,是否真的对得起它讨巧的名字和灿烂的票房呢?

    艺术,总是在针锋相对和相互批判中不断进步。

色彩带来的冲击中另一幕印象较深的就是教堂里五色的玻璃。曾几何时,教堂的特殊地位把现实生活中很多的丑陋、不堪、罪恶都拒之门外,它庇护着如鲜花般娇嫩的学生们,也维护着它特有的神圣和威严。然而,在战争中是没有任何的例外,任何的铜墙铁壁都挡不住魔鬼的爪牙。当一群贪婪的日本兵追逐着年轻的女学生们,并企图侵犯她们的时候,在教堂外一直默默守护的李教官端起了手中的武器,叩响了扳机。枪声砰然响起,子弹飞起,穿透了五彩的玻璃,狠狠地扎向敌人。那一刻,玻璃被巨大的冲击震碎,飞溅的玻璃夹带着鲜红的血色,飞扬飘散起来,从那破碎的窗口中铺天盖地,缓缓地飘落而下,也仿佛是扎在了每个人的心头。纵然教堂外的抵挡是有限的,但这必将带动起更多的自卫和互助。当秦淮女们为那场没有回头路的盛宴准备的时候,五彩斑斓的玻璃更是化作贴身的利器,它将保护着她们的身躯,捍卫起她们的尊严。在影片接近尾声的部分,也是透过教堂的玻璃,映衬着黄色明亮的玻璃底色,金陵十三钗鲜活流动的身影又重现舞台,轻盈的步履,大方的仪态,谈笑风生,一笑倾城。

无处不在的“对比”与“呼应”
不论是专业的影评人还是普通观众,在看完《金陵十三钗》后,都能从电影中找到无数的前后对比以及呼应。
色彩的对比。泼辣俗艳的秦淮河女人身上穿的那五颜六色绚烂精美的旗袍,和女学生身上朴素的灰蓝色长布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女学生们在教堂里祷告时,画面圣洁清冷的色调与秦淮河女人在地窖里打扫时烛光的暖黄色,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声的对比。片中反复出现的配乐无非只有两个——女学生的赞美歌和妓女们的《秦淮景》。赞美歌是战争中对于生命与信仰的听觉化体现,也是女学生渴望保护贞洁的愿望以及寻求心灵慰藉的体现。而《秦淮景》——这首江南的民歌小调——从曲词上就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脂粉味(奴有一段情呀,唱拨拉诸公听),被一群秦淮河女人搔首弄姿地唱出来,更加重了花船女子身上带的那抹旖旎的气质,同时也道出了款款哀情,惹人恋爱。除了配乐外,秦淮河女子的说话语气和学生们的也不一样。秦淮河女子一出声就是唧唧喳喳、莺莺燕燕,而女学生们却显得比较静。同时女学生在与约翰交流时使用的是英语,秦淮河女人还要把自己的唧唧喳喳通过玉墨转一次手。
色彩与声音的对峙凸显了妓女与学生的天差地别:妓女的风骚和学生的贞烈、妓女的柔媚和学生的素淡、妓女的才疏学浅和学生流利的洋文⋯⋯从一开始,张艺谋便埋下了人物属性上的冲突。
色彩和声音还不是整部影片中最明显的对比,最明显的是数字的呼应。一开始是十四个女学生,被日本人开枪打死一个、从楼上摔下去一个,最后剩下十二个;而秦淮河女人最初也有十四个,豆蔻和香兰为了各自目的跑到教堂外,被日本人奸杀,十四人变成了十二人。然而影片到了最后,教堂里的人分为了两拨:约翰带领十二个女学生逃生、乔治跟随十二个秦淮河女人赴日本兵设下的“鸿门宴”——十二个人变成了十三个人。
由于电影中融入了大量基督教元素,“十二”这个数字也不禁让人想起基督耶稣的十二门徒。然而电影里的“十三门徒”也与《圣经》中的十二门徒一样,象征着解救、福音与一往无前。
数字的呼应使电影结构更为紧密、搭配衔接更为流畅、精神实质更为统一。同时也满足了那些喜欢抠细节的观众的观影习惯。

    所以,面对大众和媒体的激烈评判与争论,《金陵十三钗》不必着急,不必气恼,不必委屈,一切就交给时间好了。好作品是经得起时光考验,好电影是抵得住流言诋毁的。能引起那么广泛而热烈的反响评论,单凭这个现象本身就证明了该电影的成功。

在如此浓墨重彩的表现手法中,主人公的形象也在影片着重笔墨打造的战争场景中得到了最为深刻的展现和提升。依托着南京大屠杀这一重大的题材,又着眼于战火弥漫中的那一小群的求生者:在这场硝烟四起的劫难中,无论是肩负起神父职责的约翰,或是蜕变出侠胆义气的风尘女子,在残酷的现实中慢慢学会坚强的大家闺秀们,忠诚不二以死守护女学生的孤儿陈乔治,与敌人血战誓死捍卫当兵尊严的李教官,还是那个为了救女儿而甘愿背负汉奸骂名的父亲。。。。。。他们原本有着强烈的求生愿望——离开南京;然而,在残酷的生死抉择中,芸芸众生,依然告别了自我的求生,而成全了他人的求生,成全了一种大爱。伟大与渺小仅一线之间,而这一线之间的念想却改变了很多很多。。。。。。

逻辑
《金陵十三钗》是一件打了补丁的精美旗袍。
第一个补丁:约翰的转性。
约翰刚出场时,表现出的是美国人惯有的随便和极为表面化的人文关怀(劝架、做面包),同时他还是个唯财耽色的“二流子”。这样的约翰是不被孟书娟、陈乔治以及玉墨所信任的。然而约翰身上那一丁点儿的美国人道主义精神,在日本士兵即将奸污女学生时被激发了出来,于是摄影师来个仰拍,把身穿神父制服、抖着十字架旗帜的约翰渲染成了一个大英雄。
日本人的疯狂和两个女学生的死,可以算作约翰转性的第一层铺垫;陈乔治把英格曼神父的相片翻来翻去以及美人玉墨的几句鼓励,勉强算作第二层铺垫。这两层铺垫足够让约翰剔掉他的胡子、足够让他冒着(潜在的)危险去帮玉墨寻找溜出教堂的豆蔻和香兰,但这绝对不足以让约翰在面对外国朋友发出避难的邀请时,依旧决定留在女学生和妓女们的身边。此情节处理得太草率。
当然,张艺谋也是知道这种单薄的理由是支撑不过去的,于是他打了个补丁。他让约翰在电影后面和玉墨吐露心声,告诉观众原来这个从一开始就似乎被贴上“单身汉”(甚至有点像“流浪汉”)标签的约翰居然是有女儿的!而且他那死去的女儿如果还活着居然与这些女学生年龄相仿!简直是照搬好莱坞“人道主义伴随孩子与狗”的情节处理方式,所以这补丁打得看似符合逻辑实际上针脚一点也不细密!
第二个补丁:处女保卫战。
这是《金陵十三钗》最大的纰缪。
从影片开头那些为保护女学生们而死去的教导队士兵,到一边大喊着“长官,有处女”,一边“性致勃勃”冲上楼的日本人,以及影片末尾,只因为自己更有经验,就决定为处女们献身的秦淮河女人们身上,就可以看出整部影片的终极根基——保卫处女才是硬道理!
多么“中国”的思考方式!多么“中国”的道德标准!张艺谋导演,您是想把这样“有中国特色”的处事观念推广到奥斯卡吗?——当然,张导是一名优秀细致的导演,他还需要体现自己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于是他又打了个补丁:陈乔治与约翰那虎头蛇尾的对话。
作为“没有封建思想残余的”美国人约翰,他说出了让观众们一直想听到的话:“人人生来不是平等的吗?那么,女孩和女人,选谁?”当观众以为导演要话锋一转,将影片推到一个新的高度上并且以辛德勒式的真正人道主义来解决冲突时,陈乔治给所有观众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我们只能这样,不然怎么办?”这句话就好像是全剧组的人都站在观众面前,把手一摊,说:“是的,我们只能这样,不然怎么办?”这彻底扼杀了观众们的想象力和思考维度。你想想看,约翰可是当天晚上就已经拿到通行令的呀!
好吧,我们就权且承认日本士兵的戒备力度强到滴水不漏的程度。但是我们来剖析一下影片中暗含的“处女情结”。显然,中国人的“处女情结”是封建社会下形成的集体无意识:是民族的、被中国人默认的道德评判标准的积淀。这是不符合当下中国人所追求的——西化的人道主义精神(甚至可以说这是反人类的),所以它应该被摒弃。然而我们并没有从影片中看出这样的情结被摒弃了。
从最体贴导演的角度来猜想:假如张艺谋是在模仿黑泽明的《罗生门》——将中国的愚昧和倒退暴露给外国人,以毁灭自己的电影和声誉的方式来反讽这种“处女情结”,那么遗憾地说,他的确是毁灭了一些东西,可惜并没有清晰明了地让人觉察出这是在反讽⋯⋯
第三个补丁:商女不知亡国恨。
第一遍看《金陵十三钗》时,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很感人。一群妓女,能够想到用诗来提高自己的道德理念;一群妓女,因为一句诗而希望保卫自己的尊严,这的确令人动容。张艺谋真是把这句诗用对了地方。只是有一点不太说得通:受过良好教会教育的玉墨能够献出自己、换取女学生的贞洁,而其他那些大字都不识得几个的妓女,难道就真心愿意代人赴死吗?在塔上女学生们跳楼时,这些妓女说说也就罢了,女学生们下来了,还要坚持刚才的权宜之诺吗?而且导演在处理这个情节时也比较草率,玉墨几句话就使得所有秦淮河女人(甚至一直和她作对的红菱)统一了意见,这玉墨简直比希特勒还厉害。显然这是牵强的。
于是,你已经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导演又打了个补丁:小蚊子的出尔反尔。
当观众以为事情要发生变故:日本人即将发现车上的“女学生”是伪造的、杀了这群妓女又要搜出女学生时,我们一向代表平等与人道的“约翰神父”,亲手把招财猫塞进丢了猫咪的小蚊子手中,然后目送着小蚊子被日本兵凄惨地推上了车。虽然这一情节让约翰的人设稍稍有点崩塌,但也的确是无奈之举,还算圆得过去。不过,说实在的,这补丁打得真是挺恶心的。

    无意于刨根究底地去做太深的思想性探讨,只想说说本人看完电影的直观感受。要么让观众享受到美感,要么引起观众的心灵共鸣,这是我对好电影的评价标准。而《金陵十三钗》不费余力地把两者都做到了,且做足了。

内心活动的视觉化
教堂的马赛克彩玻璃、彩纸厂飞絮衔霜的爆炸以及影片快结束时,十四个秦淮河女人唱着《秦淮景》并排走来的场面,恐怕是观众们最难以忘怀的。
窗的意义。窗是一个通道,连接教堂外的屠场和教堂内暂时的安全;窗是一只眼睛,让孟书娟在流光溢彩中窥视走进教堂的秦淮河女人;窗是一种保障,窗外的李教官透过窗击毙要伤害孟书娟的日本士兵。窗的存在是剧情所必然的,是不论人物还是观众都需要的。
但是,在战争中教堂建筑本身都难以自保(庭院里被炮弹轰出的坑),大门更是用来紧紧闭住以阻军队入侵的,而导演却“奢侈地”安排了这扇巨大的、色彩斑斓的马赛克玻璃窗,简直是给教堂里所有的人——特别是影片的“叙述者”(也是“偷窥者”)孟书娟以强烈心灵震撼和温暖的慰藉。
彩纸厂是李教官牺牲的地方。李教官是典型的表现二战中国士兵精神的“荧屏英雄”,他在恶劣的军备条件下,运用机智、经验以及一颗善良的心,愣是把教堂变成了函谷关——一夫当关,万夫莫摧——拯救了女学生的贞操。所以张艺谋在处理这样一个“(军事)天才”、“(作战)奇才”、“社会不可多得之人才”的死亡场面时,依旧使用了视觉化的冲击。随着李教官从楼顶摔落、连接炸弹的多根导线缓缓拉断的升格镜头,再加之配有赞美歌的,震撼人心的爆炸——无数彩带如同礼花一样为李教官而绽放。这样的场面对于观众来说,是催泪并且刻骨铭心的。他的死亡是有尊严而且绚烂的。
满足了观众的审美但又让观众莫名其妙的,是影片末尾十四个秦淮河女子旗袍加身款款走来的场景。它的确很美,并且不论是女人们的“行头”和精准的神态,还是身后彩玻璃与阳光共同营造的丁达尔效应,以及打在演员身上的、那波光闪闪的秦淮河潋滟水色,都能看得出整个剧组对这一画面呕心沥血的打造。
但是呕心沥血并不一定能换来观众的认可。这个镜头是突兀的:穿着学生服的女人们“咔嚓”一下变回了衣着妩媚的妓女,至少让我顿时觉得自己被震了一下;这个镜头是不合情理的:孟书娟呆呆地看着这些美丽的大姐姐们,她的神情可以呆,因为呆体现了这些秦淮河女人们的美好,同时也将孟书娟一开始对于她们的“既艳慕又排斥”彻底转化成了完全的“歆羡”。但是孟书娟看她们的表情也太呆了!这些姐姐可是准备为你们去送死的,你们不但把自己的学生服亲手送了过去,此时此刻看着她们,难道眼神中不该有一些愧疚和感激吗?张艺谋和他的剧组花了那么大心思,打造了这组对去死去的秦淮河女人的缅怀,不应该只是重复地刻画她们的美好,这既拉低了女学生的素质水平,又没能升华一下秦淮河女人的思想境界,最严重的是——它让观众感到莫名其妙了。

    张艺谋不愧是捕捉女性美的高手,同时也是制造视觉美感的大师。不说别的,就数片中玉墨和她的姐妹们穿的旗袍,就足以让人赏心悦目。精美的图案,明丽的花色,利落的剪裁,精致的纽扣,将金陵十四钗们修饰得美艳不可方物。当然还有教堂绚丽的玻璃,虽遭战火焚毁依然可辨当年风采的翠禧楼,无一处不体现了张艺谋对细节精益求精的态度。而最让我惊叹老谋子造美能力的,还是玉墨和姐妹们走场的那两个场景。

结语
对于张艺谋,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就是《金陵十三钗》中的种种细节。
串成一列以命相拼去炸坦克的中国士兵们的慢镜头——生命的卑贱和战争的残酷;陈乔治几次翻起英格曼神父的相片——促使约翰承担起“神父”的名号;小兵浦生死前对于田园家乡的怀念——体现战争的无奈与人民对和平生活的向往;秦淮河女人等待身为入殓师的约翰为她们化妆时,在木箱上躺成一排如同死人般的身影——暗示着即将降临在她们身上的厄运⋯⋯
这些令观众震撼的细节,是张艺谋炉火纯青的导演技术之体现,是张艺谋运用的抒情排比句,是一次次催人泪下的电影的哽咽⋯⋯
有人认为《金陵十三钗》是张艺谋对自己艺术功底的再一次证明,也有人认为它是张艺谋最后的“回光返照”。但是,对于一个能说出:“直到今天我还在学电影”的国内一流导演来说,张艺谋是可以被信任,并且是可以被继续信任的。
我们都知道:好的导演是经得起诋毁的。

    场景一,片子开头,当十四名红尘女子穿着旗袍,手提箱箧,满面春风,意态万千地走进教堂时,相信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她们美丽的冲击力,甚至包括在教堂楼顶透过玻璃窗孔偷看这些女子的书娟她们。尽管这些女学生对待这些鸠占鹊巢的风尘女子们态度不屑,满眼鄙视,但她们心里不可否认地承认着她们的美,偷窥的潜意识里甚至还有点羡慕、嫉妒的。华丽锦绣的旗袍,娇艳欲滴的红唇,流转似水的眼波,婀娜万千的身姿,柔情婉转的歌声,这一群风情万种的女人,她们的出现就像一道明媚的七彩之光,照亮了原本色彩暗淡阴沉的电影画面,在压抑窒息的战争和死亡氛围中散播着一丝丝的轻松和温暖。正因为此,李教官才将濒死的浦生交给她们照顾,好让他死前能感受到最后的温暖美好。但此时她们的美还只是娇艳的、流俗的、魅惑的,虽然美艳动人,却只是流于视觉上的震撼。

    场景二,十四钗一字排开在教堂走秀。在此之前十二钗身着学生服集体吟唱《秦淮景》的场面已让人陶醉,那如莺啼般婉转袅娜的歌声,在她们柔情无限的一低头、一扬眉、一挥手中,俨然有了神奇魔力一般,不停地撩拨着观众的耳膜、泪腺和心房。此时的我,心已揪紧,鼻子已发酸,眼里也起了层迷雾,深陷于哀叹惋惜、伤感不舍的情绪里无法自拔。但张艺谋不满足于此,他要再来场更猛烈的,决意要彻底打开观众含蓄收敛的感情之门,于是就有了那场经典的教堂走秀。不得不再次赞叹老谋子对色彩运用和光线捕捉的深厚功力,成就了这部电影中最具美感最有震撼力的画面。十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粉妆雕琢,笑靥如花,身着锦绣旗袍,衬着教堂彩色玻璃斑驳的光辉,在秦淮河的歌声中向我们款款走来。依旧美艳动人,依旧仪态万千,但这一次走场在柔情中多了份决绝,在美丽中蕴含着大义。她们以赴死的勇气,走向日本人的魔窟,走向她们不可知的命运结局。这时她们的美不再止于表面,而是一种决绝凛然、熠熠生辉、震撼人心的凄美,闪耀着人性的光辉。相信此时许多观众都和我一样,流连于眼眶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决堤而下,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淹没在这一片汹涌澎湃的情感浪潮之中,不能自已。

    直到电影结束,《秦淮景》哀婉动人的歌声依然萦绕在我耳际,脑海中玉墨们的倩影历历在目。透过那些唯美考究的电影画面,她们的美丽哀愁,她们的英勇善良清晰完整地传递给了我们,丝丝入扣,感人心扉。

    在我看来,艺术首先是表现美,追求美,崇尚美的。没有美感的艺术作品,即使再有思想性,也不会有吸引力。在美的基础上,能够再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心灵震撼和思想启发,方为杰作。而《金陵十三钗》,就是这样一部兼具美感和情感冲击力的作品。由此,它已经当之无愧是一部好电影了。

    在张艺谋的精心导演下,金陵的这群风月佳人,用她们的美丽谱写了一曲感人的骊歌。

    美哉,金陵之钗!

本文由必赢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金陵十三钗,浓墨重彩的大爱

关键词: 必赢

上一篇:可能我是误解这部片子了,一部充满中国人美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