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 > 影视 > 私人定制,春晚化的冯氏喜剧

原标题:私人定制,春晚化的冯氏喜剧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19-09-12

我一直觉得国产的类型电影一直是比较滞后的,一些优秀的类型片都是只有一部(香港警匪片除外),相当于开了个先河(仅指国内),没有形成相关的工业制作。在如今这样一个高需求(需求的是高质量的)的观影年代,一些优秀的片子和电影人(靠谱的导演、靠谱的演员)就会让观众期待。如今年年初的《西游降魔篇》,《一代宗师》,本月月初的《无人区》。冯小刚恰好是这样一个值得期待的电影人。

必赢,《私人订制》:春晚化的冯氏喜剧  

三颗星
两颗星给诚意和春晚,半颗给李小璐的牺牲,半颗给丹姐落寞的背影
客串阵容扣半颗星,比植入还让人出戏。咏哥老牛吃嫩草的重走青春梦要比虚荣少女免费的午餐有看点,好嘛!结果竟然是全片唯一两句台词就搞定的事儿……

从《甲方乙方》(1997年)问世到今年是16个年头了,冯氏喜剧征战贺岁档也就16年了。虽然冯小刚之前有拍《夜宴》、《集结号》、《唐山大地震》、《1942》这样的转型之作,但是观众爱看的还是冯小刚 葛优这样组合的喜剧电影。而且冯氏喜剧所营造的京味儿幽默 嬉笑怒骂的讽刺风格在贺岁档这样一个需要欢声笑语的档期是备受观众喜爱的。

■ 文/慕容天涯  

前不久,有意无意地看了某电影人所做的冯氏喜剧电影观影指南。指南中,列出了大量细节来证明冯小刚的电影尤其是“非诚勿扰”系列毫无电影语言的技法可讲,甚至关掉画面只听对白就可以。其实,不单冯氏喜剧,近年来很多中国电影也都已经趋向于小品、相声、风景片,甚至是电视剧。无论是创作者抑或是评论者,对于电影语言和文化层面的探讨,也都往往会让步于中国社会特定语境下的体制规则和审美趣味。

今年的贺岁档冯小刚携《私人订制》来战。什么谋子啊、凯歌啊、姜文啊、宇森啊都在筹备电影中,没来。所以就显得有点形单影只。《私人订制》是《甲方乙方》的升级版,不管说新瓶装旧酒还是旧瓶装新酒,其实故事真的——挺没【诚意】的。

将什么文艺形式定义为“春晚化”,时至今日想来不一定是褒义。但是如果用“不咸不淡却不得不看”来形容,则是最能让眼下的春晚和冯氏喜剧的找到共同点的。

如果从电影本体的角度来讲,《私人定制》在叙事上的结构安排和节奏把控,画面上的造型与调度,人物的性格塑造和表演专业性等方面,都难免有些差强人意。如果纵向来看,冯、王、葛的组合化学反应没出来,语言风格也不似以往锐利,故事形式没诚意,主创思想包袱有些重……

电影分为三个章节,分别为三个老百姓圆满,把三个故事独立出来当成微电影看也不错。如果不考虑当下一些流行的元素,或者说前五年,未来五年,把那个时候的流行元素加到电影里,电影依然是成立的。这样的玩儿法,其实就像春晚的小品,结合那一年中的流行语和热点逗大家一乐。而且冯小刚是有《甲方乙方》在前的,这一次《私人订制》,明年完全可以在搞一个《私人订制3》,后年是4、5……让它进入无限循环中。最后冷笑话般的结尾,真的很冷。

所以说,虽然从观影现场的效果来看,《私人订制》不逊于任何一部喜剧片。至少北方的观众很认范伟制造的笑点,宋丹丹故事的整体质量也不错,影片在贺岁档期倒也契合,但是如果放在冯小刚的贺岁片阵营里横向比较。那么就只能是惊喜有限,而且趣味欠奉了。更令人不满的是,号称王朔出手的编剧竟然让整部影片看下来金句难寻,可谓遗憾中的遗憾。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私人定制》,本就不是为了追求艺术上的高度和深度,不过是冯导制造的发泄媒介,为大众也为自己。于是,有些话在影片中,就不得不说了,不得不啰嗦了。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想当领导,体验领导是怎么走向腐败的。这样的故事,私以为在任何时代都是通用的。反正每年都有一批腐败份子因为种种原因落马,这样的创作题材很容易就找到了。第二个故事“一腔俗血”,说的是一个导演获得了各种奖项成就,都和俗有关,找“造梦团”想要圆一个“雅”的梦。电影中的王导,在生命垂危的时候,还是俗救了他。最后换血成为“雅士”了,搞一个普罗大众都看不懂的东西,这就真的雅了吗?私以为雅俗雅俗,雅和俗就分不开的,梅兰竹菊为花之四君子,被高雅人士击掌称赞。这个君子从何而来,还不是俗人给他定的。这一段就是冯小刚对自己的调侃。人生中获得了各种各样的奖项,也曾转型过,但是观众认他的只有——喜剧,就那“俗”的东西。过度解读还能看成,观众自己找抽,被导演骂了还依然乐呵呵。第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是造梦团马青的救命恩人,梦想是做一天“土豪”。私以为这一段和第一段是一样的,时代再变都还适用。

于是在冯氏喜剧的阵营里里,《私人订制》很不幸的只是战胜了,也只能战胜了《非诚勿扰2》,尴尬的地位不言而喻。

私人定制的梦分了三类:“性本善”、“一腔俗血”、“有钱梦”。不同的白日梦,代表着不同的欲望。而欲望背后又往往意味着对自我和现实的不满与遗憾。

本文开头我说了“冯小刚恰好是这样一个值得期待的电影人”。电影看完只想说,还是像领导一样挂在墙上看看吧,什么时候玩一次真的“贺岁喜剧”咱再把你摘下来。今年春晚也是冯小刚执导的,之前还有所期待,现在,还是平常心吧。

这样一来,影片品质与它可能会到来的票房狂潮不符,整体娱乐效果也不及去年的贺岁冠军那部话题之作《泰囧》。本以为冯小刚加王朔的金字招牌,以及葛大爷的再度出山能够让今年的影院贺岁狂欢一番。但眼下看来,号称2.0版本《甲方乙方》的《私人订制》收获高票房和知名度易,想要好口碑和美誉度难。

“性本善”,是影片中相对富有张力的部分。范伟饰演的司机想要拥有领导的身份,接受名利、权势和性欲的考验。外事活动和贫困县摘帽事件中的公然索贿,官商结合的利益捆绑……正在我们以为又一个贪官出现之时,剧情却在范伟的怒砸百元大钞中出现反转。好不容易送了口气,范伟却自曝人性弱点,要求接受性贿赂的考验。面对诱惑,半推半就,事发后检讨,自我反省之余也拉上了身边最近的人。一出一波三折的官场现形记,最后揭示了几个道理:不贪不做事,也是一种腐败;一个巴掌拍不响,官场的腐败跟官员和群众(社会机制)都有关系。其中,名表、微博等细节,也是对前不久的社会热点人物和事件的呼应。

PS:电影三颗心,剧情2颗星,宋丹丹1颗星。

华语片拍三段式的故事很难处理,至少在《将爱》当年的电影版里就出现了这个问题,整体也是这片一样质量参差不齐。所以说《私人》虽然有以往《甲方乙方》的格局和影子,但是当年的每个所谓“客户”也即是追梦人的诉求都很新鲜,至少在当年很有意义。但是如今,第一个故事的贪腐只能打打擦边球,第二个谈及电影高雅与低俗冯小刚纯属跟观众和评论界较劲,只剩下第三个宋丹丹的“有钱”故事真正接了地气,而且最值钱的部分还是一首歌的时间,跟筷子兄弟的招数如出一辙。再加上那个莫名其妙犹如横空出世的拔高主题结尾。

“一腔俗血”,当中包含了口吃男的廉政公署梦、18岁少女的体面成人礼、最俗导演的脱俗梦,还穿插了孝子买哭的戏码,以及有头没尾的李咏重走青春梦。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导演的脱俗寻雅之路。什么是俗?什么是雅?俗,是我们都喜欢的。雅,是没人看得懂的,都不喜欢的。雅过敏,成了娱乐圈的职业病,病入骨髓只有换血。换血重生,人却废了。电影是第八艺术,但首先是大众娱乐,只有俗,才能名利双收。这部分无疑是冯小刚最私人化的表达了。在票房和口碑上,冯氏喜剧的品牌号召力,《夜宴》、《集结号》、《一九四二》等剧情片的差强人意,冯小刚用作品反复验证了观众对俗文化、俗电影的热衷。冯小刚在电影路上,否定不接地气儿、两脚不着地的矫揉造作,但同时又渴望突破,试图思考真正的雅。剧情片暂且不说,喜剧片里的调侃至少也是立足精英立场的平民式表达。“一腔俗血”的故事,是冯小刚对雅俗的理解,充斥着复杂和矛盾。也暗隐着主创对自我的辩解和交待,正如腐败问题,正如商品的供需问题,雅俗文化、雅俗电影存在的矛盾,并不一定只是创作者单方向的原因,需要思考和检讨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那么试问:观众为何不会像第二个故事那样和导演去较劲呢?

“有钱梦”,似乎是从物质欲望的角度出发,但却是有关报恩的温情故事。(不知道为什么,隐隐觉得这段似乎有对东家华谊讲的话。)有钱人的一天,夸张中不无讽刺,但最后却是在“发财辛苦”、“有钱人也有难处”结束。夜幕降临,疯狂之后,丹姐在忧伤的音乐声中默默卸妆,落寞地走向破败的胡同……此刻,突然觉得梦醒时分,要重新面对现实竟是如此的残忍。

第二个故事的架空感最强,高雅与低俗的探讨,郭德纲放在相声里几个例子,三两个包袱就说清楚点的事情,被放置在一个李诚儒扮演的电影导演角色身上反复絮叨,节奏感开始如《非诚勿扰2》中段那样一点点丢失。

如果说,冯小刚曾小心翼翼地用笑来包裹现实的沉重和苦涩,你可以装傻充愣地继续逃避,可以笑得没心没肺,可以聪明地对号入座,当然也可以费点精神去思考些问题。那么,《私人定制》最后一系列的公益广告,却残忍地将你从“梦境”拉回了赤裸的现实。看不到的阳光、污浊的空气、消逝的林海、伤痕累累的草原、酸臭的河流……“私人定制”公司四人开始一本正经、满怀诚意的道歉,代表人类向满布疮痍的大自然道歉。而这不是一个梦,又或者它还将是个梦……

于是这件事无比拧巴。

三段故事,独立成篇,整部片子缺少了《甲方乙方》中故事人物在情感上内在联系。难怪有人说是三个小品一个朗诵,的确,冯导都在忙春晚了,有些话,有些事,点到即不易又能怎么着呢?

为何拧巴?要知道,冯小刚的想要“雅”却不成,是源于《一九四二》去年遭遇神片《少年派》票房不佳,平心而论《一九四二》是佳作,只是观众不爱。返回头本片第二个故事里,李诚儒扮演的导演为了脱离俗追求雅,于是开始了造梦四人组对他的连番恶搞。可是这个故事的渊源只有大部分影迷才懂。于是普通观众就躺枪了,首先他们是奔着冯小刚的“俗”冲进影院来看《私人》的,但正是他们去年不看《一九四二》,制造了冯小刚的“雅”不成功。所以冯小刚要为这件事在大银幕上平反。但是偏偏普通观众这些当年的“始作俑者”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晓得为啥冯小刚要在一部喜剧里就“低俗和高雅”反复磨叽,不停拉锯。整个影院的路人粉,只能是一头雾水,感到莫名其妙。

无论如何,在为私人定制的梦中,每个人都过了瘾,发泄了被压抑的欲望。看着他们,观众自然也随着爽快地乐了一把。可是,语言狂欢背后,也有着对现实的讥讽和控诉,同样为观众也为自己。“成全别人,恶心自己”,为了他人圆梦,失了节操,丢了底线。希望,“别人”的外延可以是各种资本方、利益方、假象方,可千万别扩大到掏钱来捧场的观众朋友。不然,不是有推卸责任的嫌疑,就是对自己所为的不自信、不待见。既然,选择了观众,想要哄大家伙乐呵乐呵,就不要有委屈了嘛,否则很容易成全了自己但却糟践了别人。

你说这有多拧巴?

两颗星,给诚意。花钱坐进电影院,不是为了吐槽而吐槽,为了脱俗而脱俗,太累!还是就想做个梦或者看别人做个梦吧,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不想思考就不思考不想面对就不面对。所以,我宁愿相信商家在准备年货时还有份心……

再者,当年之所以王朔的故事好看,鲜明的角色和那股子痞劲儿文化范儿也不可少。《甲方乙方》里的造梦四人组,分工明确,各有所长。英达的手眼通天,葛优的小聪明与幽默感,刘蓓的傻妞儿姿态和韵味,何冰的痞劲儿和爷们架势,缺一不可。但是这一次的造梦四人组,除去李小璐的造型还不错,显然出彩的点少,白百何那一套演法从2011到2013换汤不换药,郑恺初出茅庐,风格未定型能力亦有限,于是能让人记住的东西更是不多,至于莫名消失的李咏,客串起来依旧老路子的王宝强,都被范伟的演技和宋丹丹的鲜明个性秒杀殆尽了。

一句题外话,15年了,戏里戏外,梦里梦外,从贺岁片到春晚,哪还能一点没变呢?

但并非一无是处,范伟在故事里的演技和个别时刻戳中心底,而整部影片最触动人的是宋丹丹在胡同口离去的背影,这让人想起当年《甲方乙方》里杨立新伴着爆竹声离去的那一幕。

PS. 片头苗圃的大义凛然,自我设限不愿被救,是不是也暗喻着什么?

很喜欢那个时候的冯氏喜剧和春晚,有个盼头,逢年过节有股子劲儿。伴着爆竹声电视机的春晚节目影院里的葛优金句,那种辞旧迎接之感特别浓烈。我们为春晚守候,乐呵呵的盼着本山大叔出现更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也还记得当年的平安夜,和哥们儿去电影院看了《没完没了》,骑着自行车冒着漫天雪花回家的感觉。

但是现在,啥都变了。

《甲方乙方》的结尾说:1997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可是2013年这就过去了,我们可以拿什么来怀念它?
 
 
 
    整体质量:★★★☆
    演员表演:★★★☆
    音画效果:★★★★
    娱乐指数:★★★★  

本文由必赢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私人定制,春晚化的冯氏喜剧

关键词: 必赢

上一篇:吹开你眼前的迷雾,静等风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