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 > 影视 > 予不得已也,菜刀手流得滑必赢

原标题:予不得已也,菜刀手流得滑必赢

浏览次数:62 时间:2019-10-04

其实想打三星半。首先服装和场景做的很到位啊,给我这个喜欢塔防的玩家一部国语守城大戏。其次理念很不错啊,各种攻防手段,热气球都出来了,你还真就上天了。

必赢 1

必赢 2

零六年这部片刚出来的时候,就不想看,看了几句港式普通话配音我就觉得这片子不是太讲究-咋就不能后期配个中原人士的口音呢,你这是广州军区借调过来的大将军吗?不过现在人老了,品味降低,审美粗旷,不是那么在乎了,就像内个谁说的,脸丑可以看耳朵嘛。看墨攻学墨家思想嘛,迎合一带一路,不要总是打打杀杀的。

必赢 3

《秦时明月》,墨家巨子

突然想到,如果,在秦灭六国的时候,你是一个六国之一的贵族,突然觉悟,还是大一统好啊我的子民不用再受战争之苦,你甘心为了全中原人类的幸福而舍弃自己的小时代吗?

编者按:在如今大量影视作品和小说漫画渲染下,战国时期的墨家,在人们心中,早已变成了金庸式的侠客组织。他们四处打着“兼爱非攻”的旗号,到处行侠仗义。尤其是在很多作品中,还经常出现墨家与秦国对抗,阻止秦国去吞并其他国家,或者是在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还坚持帮着六国遗民复国。总之,在这些现在的这些作品中,墨家基本就已经放在了秦国的对立面。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墨家先生跟诸葛孔明一样,明显是个穿越犯。空气动力学和地理那简直是跨越时代的。

必赢 4

——《孟子.滕文公下》

题外之想:不过我们中华民族还真是天选之民,最终还是一个统一的共和国,而没有在二战之后四分五裂。是不是要为袁世凯平反他一道正确之举,就一个就足够了:内蒙 满洲国 新疆 西藏起码还在官方版图里面。

▲动漫作品里的墨家

8月3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解启扬教授的一篇文章,其原标题是《墨学研究的现代性转化 》。文章的内容是对墨学研究者孙中原教授主编的集数十年墨学专攻,全面概括、提升世界范围的墨学研究成果《墨学大辞典》一书的广而告之。该文首发后被大同思想网、知乎网等各大媒体转载,题目被某些编辑改为《新墨家封闭保守贬斥他家的文化观跟全球化时代不符》。一石激起千层浪,历来以新墨家自居的墨学群体义愤填膺,纷纷声讨,后更有毛派、基督徒、儒者等墨学圈之外人士加入辩论。48小时不到,文章达到60多篇。随着辩论的深入,相应的正反两方面观点的文章还在增加。堪称本月中国思想界、国学界的一大事件。

最后说说亮点,当然是梁王王志文啊,他最后在窗台外面下令射箭之后的阴笑,我就觉得这些皇室吧王吧侯吧,只有厚黑者才能任之,因为其他人都被他弄死了啊。

战国时代的墨家,与儒家并称“世之显学”,不过就像很多演艺作品中所讲的那样,墨家和儒家,其实还有这非常大的区别。墨家由于没有像儒家那样完整的师承,并且缺乏正史的记载,因而现在仅能通过一些先秦诸子百家的《著作》中的只言片语,以此来推断墨家的发展和衰亡。在与墨子时代相差不大的的庄子,在他的《庄子·天下篇》中,记载了当时墨家:“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其后世,至今不决。”

事件起因是解教授在该文中谈及“新元墨学不等于新墨家。一字之差,对待传统文化态度有别。新墨家对墨子情有独钟,视墨子为本位,认为墨子话语最适合现代中国发展和社会实践,凸显承续墨子,贬斥他家。这种倾向封闭保守的文化观,跟全球化地球村时代显有抵牾。”这里的“新元墨学”似乎是指以孙中原教授及其《墨学大辞典》为代表的、主张“新元墨学禀赋兼容开放的学术新风和创新方法论特征,肯定墨学在当今时代的价值、意义、功能和作用,但不排斥世界其他各流派学说,主张以同情理解的情怀,使墨学跟世界多种多元优秀思想文化深度交融,巧借他山石,促进新元墨学的创造性转化和重生”的观点。解教授在文章的一个段落之内,就划分了两种对普世文化之价值取向态度截然不同的新墨学路径,很明显把“新元墨学”看作墨学多元主义、自由主义和开放性的代表,把“新墨家”看作极端排外、唯墨独尊的墨学本位主义、墨学原教旨主义和墨学例外论。

必赢 5

从媒体编辑的角度来看,将解教授原文标题改为《新墨家封闭保守贬斥他家的文化观跟全球化时代不符》,不能算是自行创作。因为此一表述,在解教授原文中即有体现,可谓一字不改地从原文中抽取出来,亦符合解教授自己对“墨学如何进行创造性转化”以及“墨学复兴运动该往何处去”的个人理解。之所以引起巨大反应,乃因文中对“新元墨学”或者“新墨家”采取二元对立的化简式处理,同时又未对何者为“新墨家”、何为“新墨家”代表性观点做足够诠解。当然我们要注意一点,即解文中所指之“新墨家”,是否为此前在学院派墨学和官方墨学层面已经出现过的相应观点;还是指这两年墨学复兴运动开始之后,在思想界、国学界以及网络、媒体和民间,自觉以“墨者”自居、以“新墨家”为身份标识的各种墨学群体及其代表性人物和观点。以我对学术界和民间、两岸四地墨学研究及墨学复兴之整体情况的了解,至少在1997年和2004年,张斌峰、张晓芒、彭永捷这三位学者提出“新墨家如何可能”之间及之后,在这两年墨学复兴运动之前,从未有任何个人自称“新墨家”。因此解文会引起巨大争议,自是理之必然了。

《庄子》中的这段话,可以说是为墨子死后的墨家状况,提供了非常重要的记载。根据其中的记载,在墨子去世后的庄子时代,墨家已经分裂为“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三派,并且这三派就像后来欧洲的基督教派一样相互攻讦,认为对方是“别墨”。而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庄子的书中,还提到了一个我们今天可能会很熟悉的名词“巨子”。从庄子的描述来看,巨子在墨家的地位可以说极为神圣,以至于被封为圣人,甚至让人愿意为其舍身。不过考虑到三派之间相互敌视的关系,因此可能三派各有他们的巨子,甚至在之后的发展中,可能伴随着墨家的不断分裂,还会有更很多的巨子。

孙中原教授和解启杨教授都是我们十分尊重的墨学前辈。孙教授是国内墨学泰斗,著作等身,他所做的墨学基础性工作,对当代墨学复兴打开了新局面。解教授与民间墨学群体亦多交流,彼此相知甚多,关系良好。孙、解二位先生对墨学复兴居功至伟,他们的历史地位、学术地位,任谁也否定不了。当然,在一些具体议题上,比如“墨学是否需要现代性诠释和转化”、“《墨子》文本是否需要重新训诂”、“究竟要儒墨互补与整合,还是单单挺立墨学主体性”,这些都可以在一个开放自由的学术场域进行探讨。在我的观察看来,孙、解二教授绝非国学界某些食古不化、固步自封、拒斥“据西释中”的保守派;而“新墨家”群体,更不是所谓“激进非儒”、全盘性反儒家言说传统的极端分子,他们与基督教、伊斯兰教、锡克教、犹太教、巴哈伊教、儒教、道教、藏传佛教、汉地佛教所进行的“宗教对话”工作,大大提升了墨学在国际上的文化当量和文化地位,举世瞩目,开墨学复兴运动所前所未有之新局面,亦将载入史册。

必赢 6

之所以发生此番争论,乃因彼此间讯息不对称。大概因为当代新墨家给人以“激进非儒”的印象,所以在一些人眼中,显得是拒绝对话的原教旨主义者。从过往当代新墨家和大陆新儒家之间所发生的历次论战来看,我们亦不难发现新墨家是不拒绝对话的,因为哪怕“非儒”本身也是一种“对话”。当代新墨家对墨学原则坚持两条底线:

▲墨家的发展,在某些方面很类似于后来欧洲的基督教发展

第一,墨学归真在非儒。反对以儒解墨,而是以墨解墨,以经解经,首要注重《墨子》文本的内证一致性、逻辑自洽性、文本意和诠释意之间的连贯性。并且诠注《墨子》,所使用底本为正统道藏本,一字不改,而非采用清末孙诒让等儒者所校正或者删改过的《墨子》。

不过有关于战国时期墨家的记载,目前已发现留有姓名的仅有三位。那便是在《吕氏春秋》中,所记载的孟胜、田襄子、腹䵍三位。这三位中,于本文另一个主角——秦国,发生接触的,便只有腹䵍一位。但就至少这两位的经历来看,墨家和秦国之间的关系,不仅不是对立,甚至还相当和睦。

第二,墨学复兴在立墨。非儒并不是墨学复兴的主要任务。挺立墨学主体性,首要要建立对墨家的文化自信,相信并且承认墨学本身是一具足普世文化当量、足资与普世诸宗教文明相提并论的伟大思想。新墨家从不认为必须儒墨整合,才能汇聚足够力量以弘墨;也从不认为批判儒学会导致国学内部的共识撕裂。

必赢 7

由是观之,新墨家并非“自外于主流”,把墨家墨学变成一画地为牢的“思想孤岛”。他们对墨学原典义理的极端忠诚,例如强调“一字不改”,乃是墨学学术自然演进的结果,而非纯然出于宗教狂热。否则就难以解释他们为何愿意和普世诸宗教文明进行对话,同时亦不否认儒学中自有能够得到人们认同的思想资源。任何开放性的对话,其前提都是建立在“求真”的基础之上,否则断章取义、割除原意、抽取字句的对话方法,只会让彼此间的对话更加混乱。国朝学界,当今过分强调“和而不同”,我看也有问题。应该先求真,后求同;如果实在“同”不了,也不要为了表面的和气,去虚以为蛇。应该强调“合”而不同,不同学派之立场观点,可以继续多元共在、各美其美;彼此之间可以交流合作、共同分享。但绝对不要为了“和”而“和”,否则就变成“潜隐地强加于人”。子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正是此理。

▲吕不韦门人们所著的《吕氏春秋》,是窥探墨家和秦国之间关系的重要资料。

而从学术共同体的营建上,当代新墨家可以称之为一“思想学派”,只不过其处于弥散性状态,并且采去中心化、去建制化的整合模式,将墨学话语权完全让渡给每个“因信称义、自由心证、立地成墨”的墨学研究者、墨学爱好者、墨学推动者。当代新墨家,是墨学忠贞不屈的清道夫、自限谦卑的守灵人、“修直墨子的道,预备墨子的路”的施洗者约翰。任何所谓当代新墨家对儒家儒学、过往墨学的善意研讨是“对国学界发动的恐怖袭击”的这种说法,恐怕都属无稽之谈。

在《吕氏春秋·去私》中,记载腹䵍:“墨者有巨子腹䵍,居秦”。他的儿子因为杀人罪,按照秦律都该处死,秦惠文王考虑腹䵍年岁已高,且只有这一子,因此决定网开一面,但是腹䵍坚决拒绝,并将自己儿子处死。这篇文章中的记载,可以说不仅与我们现在在各类作品中,所熟知的墨家和秦国关系不符,甚至可以说还是非常的具有颠覆性。秦惠文王是秦孝公之子,在武力扩张方面,也表现的极为积极。就这样一位君主,如果按照墨家“兼爱、非攻”的思想,显然应该与墨家不共戴天,但实际上秦惠文王会为了腹䵍之子亲自向腹䵍求情,很明显作为墨家巨子的腹䵍,在秦国的地位绝对不低。

在《该中国墨学登场了——当代新墨家三人谈》系列访谈发布、当代新墨家正式建制成型之后,新墨家同港台新儒家、大陆新儒家的代表性人物如郑宗义、姚中秋、干春松、韩星、曾亦等学者,在诸如“普世价值再思国际论坛”以及其他公开性场合上,都有相应的气场温和互释善意的对话沟通。新墨家的这种对话姿态,不独是对儒家的,更是对其所批评过的基督教、伊斯兰教、自由主义等其他学派保持对事不对人、有理说理、一视同仁的态度。若谓新墨家是国学界的“恐怖组织”,等于说新墨家在国学界建立一个封闭的生态圈、一个凝滞的死体、一个原教旨的“哈里发国”。那么请问谁又是它的“巴格拉迪”呢?须知唐纳德.川普和巴格拉迪,本来就是一体两面。你在造就ISIS的同时,也在造就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

必赢 8

▲秦惠文王时期的对外扩张政策,理论上本不应被墨家接受

同时从《吕氏春秋·去私》这段记载中,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那就是腹䵍在坚持处死自己儿子时,表示“墨者之法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此所以禁杀伤人也。……王虽为之赐而令吏弗诛,腹䵍不可不行墨者之法。”从这一段来看,此时即使是在以法律严明著称的秦国,墨家本身,其内部也有一套自己的法律,甚至可以说。这个“墨者之法”甚至比秦国律法更加严苛。这从某些角度来说,倒是和过去一些黑社会组织帮派中,林林总总的“规矩”颇为相似。

必赢 9

▲秦惠文王时代的秦国墨家仍然保有自己的组织

那么为何本应坚持“兼爱非攻”的墨家,最后会和秦国合作呢?首先正如之前所说,墨家并不是一个团结一致的团体,比如在《吕氏春秋·去宥》中,就记载了“东方之墨者谢子”求见秦惠文王,但是被“秦之墨者唐姑果”从中作梗,因而未能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其次,墨家与秦国的结合,实际上很大程度上,也有着非常大的互相需求作为基础。墨子本人虽然反对礼乐制度,但同时主张建立以“贤明之君”为基础,具有层次性的官僚统治。这一点与商鞅变法之后,逐渐行成的秦国政治制度,本身就有着很大的相似性。同时秦国军功授爵和土地的制度,对于本就带有准军事性质的墨家组织来说,也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必赢 10

▲秦国的政治制度对于墨家来说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而对于秦国来说,墨家也有着很大的价值。这不仅是在《墨子·公输》中记载的那个大家都熟悉的,墨子组织楚国攻宋的故事,除此之外,在《吕氏春秋·上德篇》中,还记载了:“孟胜为墨者钜子,善荆之阳城君,阳城君令守於国。毁璜以为符,约曰符合听之。”也就说到这位楚国阳城君,时在楚国吴起变法末期的人物,而孟胜能够胜任替一个楚国大贵族保卫封国重任,可见墨家还依然保留着相当的军事素养。而这对于处在中原西陲,军事技术较为落后的秦国来说,无疑是非常具有吸引力。

必赢 11

▲墨家的军事素养让他们比另一个显学儒家相比更容易得到重视

与此同时,秦国对于墨家的重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便是依靠墨家,来为自己完善政治发展的理论,并获得舆论上的优势。比如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出土的秦简《为吏之道》中,其阐述的思想,就与墨家思想,有着极高的重合。而墨家“世之显学”的地位,让墨家在战国时期,整个中原社会中,有着很大的话语权。显贵与另一个“显学”,和秦国政治思想相差太大的儒家,墨家无疑更容易被利用,以此来为秦国的扩张在舆论上造势。

必赢 12

▲墨家在当时诸子百家的地位,让他们成为秦国值得依仗的重要喉舌。

那么与秦国有着利益关系的墨家,究竟是如何消失的呢?有关墨家的衰落,目前已发现相关的文献和考古出土,还无法为我们提供一个清晰的脉络。不过伴随着秦朝的建立,以及一个全新的中央集权政府在中原大地诞生,墨家与那个诸子百家争鸣的时代,一起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本文由必赢发布于影视,转载请注明出处:予不得已也,菜刀手流得滑必赢

关键词: 必赢

上一篇:【必赢】我从未离去,大海也没能把持得住的爱

下一篇:没有了